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章栏目 > 热门资讯 > 正文页面

本网评论员何烨:致敬民间语文的继承者

  诗言志和诗缘情是中国文学的两大传统,文人墨客用诗词表达自己立德、立功、立言的志向,毕竟“文章之大业,不朽之盛世”被认为是中国文学的正宗。然而,这些抒志之作并不是文学的全部面貌,在浩荡的古典诗词中,有的是个人抒怀,它们有的来自山野小调,有的来自手舞足蹈,有的醉心清风明月、山高水长的文人雅趣,有的则是田间小路,牧童短笛的耕读传家。也许人各有各的志向,然而情感却是共通的,那些悲伤的、喜悦的、深思的、咏叹的情感,流淌于笔尖,无论是知识分子,还是乡野农夫,都在文字间找到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。mVVBT网站目录

mVVBT网站目录

  当今时代,文人尚且远离吟诗作赋,对普通人而言,似乎更是遥不可及。全民娱乐占领公共生活空间,消费文化的无孔不入架空了诗词的精神意义,让它尴尬地成为了无用之用。社会因单一的丰富变得无趣,这也让我们今天要介绍给大家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中出现的三位农民选手显得弥足珍贵。低头修车,抬头不忘写诗的王海军,用诗词化解心中愁苦的白茹云,做个执着孤独的情感诗人的李祥荣,他们像我们身边小隐隐于野的奇人,对他们而言,文学更像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述说,以此审视自己的生活和梦想,诗词的字里行间流动着他们对生活的书写,也反过来强化他们对生活的理解。mVVBT网站目录

mVVBT网站目录

  这些民间语文的继承者,未尝没有独特质感的文字。但对他们而言,写得好或者不好,可能并不重要。在家里只有一盏煤油灯的艰苦岁月里,王海军看书的身影挡了一大半的亮光,文学烛照着他的心灵;一路舟车劳顿,辗转于漫漫就医的白茹云,如一片云一样漂泊,从诗词中找到了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练达;而李祥荣,则用泪水浸透文字,在底层打工者的艰辛与悠然自在的农家乐间放歌。与其说他们从诗词中吸取营养,不如说这些普通的文学爱好者,用文字对抗精神的荒芜,也给予了时代丰富的异质性。mVVBT网站目录

  人的存在,囿于现实的困境与个体的人生经验,然而表达却超出了这种生存困境,飞向无限的远方。所谓文学,发自内心的诚与真,来自与生活的共情与共舞。我想,文字不应该分阳春白雪或者村野俚俗,它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探索时代的深度。mVVBT网站目录

此文由 BT网站目录 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:

相关文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